Wednesday, December 15, 2010

友谊永固

这句话,似曾相识吗?

这是以前在小学及中学的纪念册里,最常见的一词。

也是常涌现于我心里的话。

许多昔日挚友,都因时间岁月关系,很少联系了。

偶尔,在朋友生日时,明明心里还记得,心里也说了千万次“生日快乐”,就是没有付诸于行动。

总是诸多借口的,忙啦,等一下才寄啦,等呀等的,到了第二天,就告诉自己既然迟了,就不必了。

身在砂劳越的大学室友七月时,生了一个女婴。贺卡买了,也是等呀等的,等到忘记寄出去了。买给侄女的生日卡也一样。。。真的没话说。。。

也许长大了,我说的话也少了,没以前那么“废”了。。。
若果有机会相聚,我也只是欢喜当个听众,只是偶尔我会想,朋友们会觉得我的静默是不享受吗?

我是幸运的,从小学到中学至大学都有很多很要好的朋友,只是也许自己没有真正的好好的珍惜,勤于联络,经过岁月的琢磨,许多段友谊都渐行渐远。

偶尔有机会与同在柔佛的大学好友见面,友人投诉我太过于专注于老公孩子,我无言以对。看到友人与网友的情谊似乎比与自己还要好,还要深,约会时,还会与网友谈个十五三十分钟,心理就觉得怪怪的。偶尔感觉到朋友似乎在轻视着这段友谊,因为每次都是我做主动邀约联系,但,最后还是告诉自己,别因此而气馁,而失去了挚友。

虽然很多挚友如今似乎很遥远,我还是很幸运的,挚友还是满天下。男的女的,吉隆坡有,槟城有,英国有,美国也有。这些朋友,虽然一年,才欢聚一次,平常也不常联络,但,见面时,大家还是很亲密,还是无所不谈,还是很关心彼此。

我有一挚友,在我还住在吉隆坡时,自我中六开始(他在柔佛念书),在每个除夕夜晚,一定步行到我家。我们家,在没有交通的情况下,步行需要大概半小时。谈呀,谈的,谈到凌晨四点,他才又步行回家。回到家,就摇个电话给我,报平安。当我有了驾驶执照,就载他回家,我回到家,就摇电话向他报平安。

这样一个传统,一直维系着,就算是我男朋友在,还是一样。当他带了台湾女友回来马来西亚,还是一样。风雨不改,直到二零零八年,我下嫁南下。。。

朋友们啊,你们可知道,鲜少联络你们的我,其实是很想念你们的。

祝福我们,友谊永固。

3 comments:

  1. 感触啊,大头的朋友也因为这样,渐渐的远离了。。。

    ReplyDelete
  2. 大家一起加油吧!让友谊的火陷再次燃起来!

    ReplyDelete